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晚风中de袅袅鸢尾

鸢尾花为蓝紫色,花形似翩翩起舞的蝴蝶。鸢尾是光明和自由的象征。吾爱自然,更爱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声明:本人原创拙作及照片,谢绝转载及使用!敬请诸君彼此尊重。    静者心多妙,飘然思不群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] 生活在别处  

2007-01-25 09:51:14|  分类: 心舞飞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人待在一个地方久了,免不了生出厌恶之心--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,就像一潭水,一但源头断了,用不了多久,也就成了死水.只有风来了,才会掠过微微的涟漪.因此一但有机会,还是要出去走走看看:仰望别样的天空,呼吸别样的空气,感受别样的生活.一切都像刚刚出炉的面包--那么得新鲜,那么得诱人...... 

                 人在白银
  因好友的母亲辞世,七月十七日即赶往白银.那小小一座城,因为好友生活在哪里,竟成了我去得最勤的地方,一年至少两趟.没有任何负累,只是去玩.那也是被准许一个人单独行动的最远的去处.一个人,那种毫无羁绊的释放心情,真的如脱笼之鸟回归山林,满是激动,兴奋与新奇.不知道下一分甚至是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.
  记忆中最惊险的是九五年的盛夏,一个异常炎热的午后,三点多钟的样子,在返回兰州的途中,炎炎烈日催得一车人恹恹欲睡.所乘坐的客车与一辆大货车迎头相撞,只听一声巨大的声响,睁开惺忪的睡眼,被眼前的景象惊待了:客车前的挡风玻璃碎了个大洞,车里的人只剩了四五个,其余人都已站在了公路上......天!人的求生欲望该有多强!相比之下,我是多么迟顿......"快下车!小心爆炸!"人群中有人大喊,这才跳下车,站在路边.好半天,惊魂未定.不住的暗自庆幸:大难不死?真是造化了!
  ......
  
  站在草场街等车,看着行色匆匆的人们,有一种满足感--不用日日辛苦奔波啊!十分钟左右就开来了一辆车.也许不是周末的缘故,车上还有不少空位以待.悄悄落座,吸上遮光镜片,闭目养神.
  一路无言.
  "哎!到了哦!"一个小男孩的声音脆生生的传来.定睛看时,已进了白银汽车站.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

        冗长的时光因悲哀而变得凝重,彳亍,整个儿的人也感到十分压抑.陷落在客厅沙发里的我,思忖着生命的无常,显得百无聊赖!
  "你们坐着,我进屋收拾收拾."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,随即梅爸起身,进了靠北面的屋子.望着离我不远处的梅,终难掩一脸的疲惫,想想梅母亲的一生也真了不起!一个农村妇女,没上过学,不识字.却有过人的胆识和善良的一颗心!梅曾经告诉我:他们家解决农村户口以后,母亲才被父亲从农村接了出来.为了贴补家用,母亲自己做起了小生意.她自己制"你看看,你看看!"寻声望去,只见梅爸一手拎一条线裤,一手拎两条毛裤,从屋里走出来."唉!老婆子!节省了一辈子!啥都舍不得!像这样的,还有好几条,都新新的呢!"说着说着,又禁不住落下泪来.
   "爸:你咋又哭了呢?那是我妈心疼我们,都给你预备好,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呗!"还是梅妹妹会说话.
   "那现在这么多咋整?"梅爸还是转不过弯来.
   "嫌多啊?好办!我们都拿走!"梅妹边说边伸手去拿,“您就别管了!等我有时间再来拾掇。您看着这些东西,就会伤心。”几年不见,梅妹变得更能干了。我仿佛又见到了当年那个伶牙俐齿,精瘦机灵的小丫头。
   “以后呢?怎么安排你爸的生活?”我悄声问梅。
   “我都安排好了。早饭他自己到外面随便吃,中午到我们学校吃!晚上呢,我哥,妹,弟,三家轮着吃。”梅的能力,上学时我就很是佩服,好像这世上就没有能难得住她的事儿!听她这么讲,我觉得挺妥当的。
        梅爸转身进了屋,梅妹说要出去办点儿事。梅弟也进了里屋。梅很是感慨的对我说:“唉,你知道我爸脾气挺大!他们俩吵吵了一辈子,可当我妈有病以后,我爸白天黑夜的伺候着,都不让我们几个请假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多难得呀!真的是患难见真情!”我亦感慨良多。
        想想:在现实生活中,像梅爸梅妈这样的寻常夫妻数不胜数,他们的一生历尽了风风雨雨,饱尝了生活的酸甜苦辣。心里一直很佩服梅妈,跟梅爸结婚时,还是个农村妇女。没上过学,也不识几个字儿。后来解决户口,才从老家到了梅爸的身边。因为不好找工作,她就自己制作酱制品来出售,后来索性在家里开了个小卖部,她经常一个人跑兰州进货,以此贴补家用。在她身上我感受到的是热情,乐观,朴实,勤劳,善良。她不仅操持好自己的家,还将梅大舅的一个儿子和小舅的一个姑娘接来,供他们读书,又将大舅的儿子送去参军,复员后又给他买了房子,娶了媳妇。平日里,这个弟弟也总是“咱妈咱妈”的叫着,看得出很是孝顺。这真是好人有好报吧!
曾经以为:平淡如水的爱情是没有任何滋味可言的!可仔细想想:大多数的婚姻,不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激情不在吗?不都一点点的,一点点的归于平淡吗?就像左手牵着右手的感觉——这是生活的折磨所至,再绚丽的花朵也会憔悴,枯萎的!


        到白银的第二天,梅告诉我,他哥哥要请我去吃饭。很是犹豫,怕去添乱。
      “没事的!就我们家姊妹和我嫂子家的人!我哥说他请你喝酒!”梅安慰我说。
      “天!我都成酒鬼了!走哪儿喝哪儿呀!”我只能自我解嘲了。
     梅有事出去了,叫她姑娘带我去她哥家。两点钟我们出了家门,反正没啥事,时间很充裕,就晃荡着去。
      “天挺热的呀!哎,丫头!哪家美发店比较好,我想洗洗头发。”
      “哦,我想想,跟我走吧!保准你满意!”小丫头略一沉吟,就在头前带路了。
       “呶!这家不错!进去吧!”
       “哦!”答应着走了进去。四处看看还不错,早有主人迎上来招呼,
       “剪发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哦,不剪,干洗!”
       “我来吧!”从里间走出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。
         感觉技法很娴熟,很轻巧。四十分钟轻松搞定!
       “怎么还不到啊?”感觉走了好远了,忍不住叫唤。
       “快了,就快到了!”小丫头说。
         一路上我大约叫唤了三回,“再不到,我可不走了!”
       “呶,看见没?就那个小区就是!”我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儿了。
      “天热!咱买两个西瓜吧?”我提议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别买!我妈说不用买,我大舅家有!
       “不行!人多,不够吃!就买俩!”我坚持着。
       “那好,你买!”
          路边的农用车上装满了西瓜,两个瓜,十多斤!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帮你提一个吧!”小丫头主动说。
       “你?行吗?”我怀疑地看看她。
        “行!”想不到她口气还蛮坚定的。
         于是就递给她一个。走不多远,那拎的带子就断了,她索性把瓜抱在怀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说到了吗?咋还走啊?”拎着瓜走更费劲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 还有一截儿路呢!看到没?那栋楼就是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早说啊!害得人负重前行啊!你看那楼下不也有卖的嘛?被你害死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说不买不买,你不听嘛!”小丫头直乐。
        “唉!我就郁闷呗!”
          好不容易挪到了楼下,“呶!上吧!五楼!”小丫头一仰脖子示意我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!几楼?”我真希望是我听错了
        “五楼呀!”小丫头一本正经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,我……”我没话可说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等着,我先上去,再下来接你!”
        “唉!算了算了,还是一起上吧!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咬牙坚持了!
          我在四层,小丫已上到五层敲门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天!总算到了!累死我了!”我这爱叫苦连天的毛病,怕是改不掉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来!快请进吧!”我猜想:站在门口迎接我的,就是梅的嫂子了。
          进得客厅,梅哥从厨房走出来。见了我就说,
        “我说你要来,媳妇给钱叫买的好酒——剑南春,你今天要喝好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!这我多不好意思呀!不用,不用!这也太客气了!”唉,此时的我,真有点坐立不安了。
       “那我们就开始包吧!”我估计时间差不多了,就说。梅知道我爱吃饺子,自己又懒得包,所以今天就包饺子吃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你!我妹,妹夫,我弟,还有弟媳,都在厨房呢!没你待的地方!你们俩就坐在这聊天吧!”梅哥指指他媳妇和我。
       “我就给他们把菜洗好,剩下就不管了!他们姊妹都很能干的!”梅嫂介绍说。
她在税务局上班,喜欢旅游,每年出去两次,一次单位组织的一次自费,她给我讲了一个人去缅甸的经历,有惊无险,感觉挺刺激!挺新鲜!
        门铃声一阵阵响起,梅嫂子的妹妹,妹夫,大哥及大哥的女儿,还有梅弟弟妹妹的孩子陆续来了。数一数,大大小小,十五个人!好热闹啊!
        忙的人依然在忙着。我,梅哥,梅,梅嫂的大哥,妹夫先开吃。梅哥将酒分倒进四个杯子,梅嫂的妹夫说感冒着呢,嗓子疼,喝不成,梅哥就给他倒了很少一点,其余三人平分。那杯子真不小,开始边吃边喝。碰了几个来回,酒喝得差不多了。
       “你平时是不是老喝着呢?一看你,就能喝!没喝好吧?”梅哥可能见我没啥反应,于是问我。“喝好了!喝好了!都跟你喝的一样多了!”我连忙说。
门玲又响起,进来的是梅嫂的小弟。此时,梅的弟弟和妹夫也从厨房忙完了出来,“哦,酒没了?”妹夫问。
       “没了,那酒哪是你们喝的?”梅哥说。
       “我们无所谓,看,小舅子来了,咋办呢?”梅的妹夫故意逗乐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开车,喝不成!”小舅子倒挺好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啤酒呗!”梅的妹夫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行!行!行!啤酒管够!”梅哥说着,喊姑娘下去拎啤酒。
梅哥的丫头和梅的丫头拿上钱走了。他们又说起新出的一种啤酒口味不错,梅哥立马起身说:“我下去拎!”十几分钟后,梅哥搬了一箱啤酒回来了,于是又开始喝啤酒。
        “赶紧叫孩子们出来吃吧!他们也该饿了!”起身离开茶几边的沙发,坐到较远的沙发上去.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6          8        25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