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晚风中de袅袅鸢尾

鸢尾花为蓝紫色,花形似翩翩起舞的蝴蝶。鸢尾是光明和自由的象征。吾爱自然,更爱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声明:本人原创拙作及照片,谢绝转载及使用!敬请诸君彼此尊重。    静者心多妙,飘然思不群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 一个人的咖啡馆  

2007-04-27 23:31:52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暮春的一个下午,独自踱进咖啡馆里。并非周末,顾客稀稀疏疏的散落。

 一首美国乡村老歌,老到像长髯飘摇的爷爷,满脸的沟壑纵横;老到像多年未曾修缮过的,躲在僻静大山深处的破败的庙门。香火冷寂,风雨屡屡眷顾,唯有沧桑满目,斑斑驳驳,缠绵,低回,徐徐的,萦绕在耳际,一遍又一遍,来来回回,连绵不绝。

  一杯浓香的卡布其诺,让人尽情怀想,思绪游弋八荒。那些曾经上演的和正在上演的一幕幕浪漫而经典的爱情故事。回忆如潮水,将一切打湿,淹没......锈蚀的犁铧艰难的划开尘封的记忆,将那些陈年旧事,一古脑儿的翻出来,毫无遮拦的裸露。呈现在眼前的是多年以前,咖啡馆里,一次莫名的邂逅,一段缠绵的情感故事……

  因为工作弄丢了,就跑去那里躲清静。像吸毒的人上了瘾,鬼使神差一般,几乎隔三差五都会去,而且几乎都是在同一个时间,喜欢坐同一张桌子。从来不去注意周围的人,就陷在自己的世界里。“可以坐这吗?”猛抬头,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。黝黑的面庞,粗犷的棱角,背还微微有点驼。让人一下子就想起夏日田间劳作的农人。

  有点不知所措的望着他,不置可否。略一沉吟间,他已自顾自的坐在我的面前。“哦,一样的口味儿。”他微笑着自语。我无奈地瞥他一眼,浅笑,算做回答。“你的笑很勉强啊!”他不无失望地说。我依然只是勉强的笑笑,没有言语。“怎么?话都懒得讲?”以为冷默会将他撵走,可他好像没有退去的意思。我害怕我会爆发,会冲他大喊大叫。于是强忍着说:“对不起,我不想说话。就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待着。”“哦?是这样啊!我却想找个人说说话。”我依然沉默不语,无奈之下,他只得起身离开。

  一周以后,朋友彬终于帮忙找了一份工作。虽不很理想,可也只能先干着。忙碌的工作一点点的将我从坏情绪中拖出来,心情开始一天天的晴朗……

  第一次领到薪水的日子,约朋友彬想请他喝咖啡,算是答谢。起初他说不要客气,后来却突然问:“一定要请吗?那我可不可以带个朋友来?”

 “哦?你的朋友?当然。”

 

  周末,我提早到了那间常去的咖啡馆——昨日重现。

  刚落座不一会儿,彬就到了。他身后还跟着一位。就在望见彼此的一瞬,我颇吃惊的脱口而出:“哦?怎么是你?”    

“嗯,怎么不能是我?”他反问,我有些窘迫。

“怎么?你们认识呀?”彬也倍感意外。

“哦,世界真是太小了!”我不无感叹。

“哦,介绍一下,哥们儿梦颖。”林一向如此介绍我,给他的朋友。我早已经习惯了。

“这位吴大维,也是哥们儿!”我们三人会意的相视而笑。

 也许因为陌生,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几乎是他俩在说,我极少插言,被问到才说。我总这样,很少能与人一见如故。

“工作怎么样啊?顺手吗?”吴大维问我。

 “哦,还行!”

“ 哦,不是很满意吗?”

“ 哦,没有,我跟本啥都不会。同事问我谁的路子进来的,很厉害呀!我说是朋友帮忙的。人家好像还不信呢。”

 “不会,你可以学嘛!我现在做的,也不是我的专业。”

  趁吴去洗手间的间隙,悄悄问彬,“他干嘛的呀?”

“他,是个人物!完了告诉你!”彬诡密的笑语。

  吴回来了,他提议说咱们出去走走吧。

  忙喊服务生过来埋单,却被告知:这位先生已买过了。

“哦,那怎么行?说好了我请的!”我颇为尴尬。

“没错呀!是你请客,我埋单!”吴很轻松的笑言。

“那怎么行啊?”我不想欠别人的。

“都一样!下回,他请客,你埋单,不就得了?”彬打圆场,我……

“好了!走了,走了。”吴催促着。

 我埋怨的狠盯了彬一眼,嘴里嘟哝着,“什么事嘛!又跟人家不熟,干嘛让我欠人家的情?”

 

 夜色阑珊。

 宁静而深邃的夜空,轻盈的四处游走的风,流光溢彩的街市,疏密有致的高大树影,静谧的一切美得令人心醉。深深的呼吸,有些贪婪。心是涨潮的海,一点点的膨胀,一点点的蔓延……就在一瞬间,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要说: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,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!

  没有谁愿意打碎这份宁静,就只在心里默默的感受……三个人安静的走了一段,不觉已到了我的住处。

“我到了!谢谢二位!再见!”

“好!再见!”他们二人转身消失在清凉的夜色中。

  也就过了两天,接到彬的电话。

“今晚有空吗?”

“有事吗?”

“没啥大事,就聊聊天。”

“哦。那好!”

  选了一家窗明几净的小店,在临窗的一张桌旁坐下。彬开始讲述吴大维的故事。

  吴是家中独子,二十大几了,还是很贪玩。整天和一帮朋友玩摩托车。父母和两个姐姐对他特别关照。给他娶了漂亮的妻子,女方家家境也很不错,是个独生女。有点大小姐脾气,吴又好结交朋友,免不了为此生气,闹意见。生了气,妻子就跑回娘家住,几乎每次吴都是在爸妈的催促下,去丈母娘家将妻子请回家,这让他感觉很没面子。后来,他舅舅做生意缺人手,吴就逃离了家,投奔了舅舅。

  起初一年,俩人关系还不错,吴时常打电话回去,妻子也会问候他。妻子会说想他了,盼着他回去。他怕妻子受累,就让父母将他们的孩子接去照看。妻子一下子很清闲,晚上就跑去朋友家打牌。没想到一来二去,就变了心思,提出要离婚。吴跑回去,拉锯战拖了三个月,妻子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去了。妻子要了孩子,因为孩子打小是丈母娘带大的。他们几年的积蓄全都归她所有,她娘家将家里能拉走的东西全部一洗而空,连睡觉的床,都没给他留下。那天等小吴回到家,看到空荡荡的房子,心都寒了,他做梦都想不到妻子会做得如此绝情!这打击真的很大,吴把自己关在家里,整整三个月……

  再见他时,简直就变了个人。沉默寡言,对什么都很懒散。除了应付工作,大多时间都用来打牌了,人也有点玩世不恭了……往往一件事就会引发一个人的蜕变,这改变彻头彻尾,脱胎换骨!会让人觉得震惊,难以想象。

 忽然觉得他好孤独,好无助,好可怜呀!一个人远离家乡,来到这人地生疏的地方谋生,内心里还有伤会隐隐作痛……这以后的一段日子里,眼前总晃动着他颀长而瘦削的身影,满心里荡漾着对他的同情,惦记。黄昏悄然来临的时刻,那些静静滴雨的深夜,甚至端起饭碗的时候……就会蓦然地想起他,说不清为什么。后来有一次,吴电话里约我吃晚饭,可我已经答应彬了,只好说:“哦,我已答应彬了!转念一想:反正他们也是朋友,就补充说:“那不如一起吧!”“哦,不了!下次吧!”听得出他说这话时的失落。

  和彬坐在幽雅的环境里吃饭,却忍不住想:吴一个人会在干嘛呢?……

“怎么?不喜欢我点的菜吗?”也许彬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,他终于忍不住问。

“哦,不是的!没有,没有。”我满含歉意,连忙说。

“那是有什么心事吗?”彬关切的问。

“没事,没事。”没等我说完,彬就打住了我的解释。

“哦,对不起。我……”

“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彬他总这样,过于紧张。

 我只有沉默了,我总不能告诉他,我在想另一个人吧!那简直太残酷。

  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好友寒苇,问我是不是在跟彬恋爱了,我说:“没有。不可能的!他有家有室。”寒苇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好奇的盯着我。

“你?是不是疯掉了?” 

“没有,我清醒得跟‘一’一样呢!”寒苇用一种异样的眼光,还是死死盯着我不放。

“看什么看?我又不想结婚!不过聊聊天,吃吃饭,喝喝咖啡罢了。”不满她的时候,我就冲她大声嚷嚷。

 “好!好!好!你就好好玩着吧!”她总会息事宁人的。

 “哈哈!我又赢了!赢的感觉就是好!”我得意极了!

 “唉!你也老大不小的了,还瞎晃悠什么?”寒苇故作正经的说。

  “哎!你不也一样嘛?我乐意行不?”我故意气她。

  “你是谁呀,还有你不行的?”

   “就——是。”我故意把两个字音拖得老长。

   寒苇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