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晚风中de袅袅鸢尾

鸢尾花为蓝紫色,花形似翩翩起舞的蝴蝶。鸢尾是光明和自由的象征。吾爱自然,更爱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声明:本人原创拙作及照片,谢绝转载及使用!敬请诸君彼此尊重。    静者心多妙,飘然思不群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]故乡——渐行渐远的心灵家园  

2008-10-31 22:05:49|  分类: 回忆如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原创]故乡——渐行渐远的心灵家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飘在边缘


       记忆中的故乡,是一卷孤灯残照下古朴清逸的山水,是一阙烟雨微朦中清丽婉约的宋词。如梦似幻,缥缈在远方。

       故乡,是一支横斜的青笛,丝丝缕缕、幽远而绵长,吹响在暮雨潇潇的黄昏里。 

       故乡,今生今世,都永远是一方神圣敦厚、难以忘怀的心灵家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写在前面的话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思故乡......

       中学时读鲁迅先生的《故乡》,每当读到“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?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``````”,就不由得感慨万千。犹如在平静的湖水里,投进了一粒小石子,顿时漾起阵阵涟漪。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被触动,泪水模糊了双眼,怕被人笑,总是赶紧用手背儿抹去...... 

        二十年,桑田沧海,物是人非。想他内心里是何等的落寞,何等的怅惘!踌躇复踌躇,怀想复怀想。何以名状?

       像是受了先生的影响,虽怀念着故乡,却总是不敢贸然归去。心里是怎样的惦记?怎样的思念?内心深处隐隐的痛,归乡的脚步却是迟迟复迟迟.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乡如故?

       二零零八年八月间出去旅行,夜间乘轮船自大连至烟台。

       童年一别,第一次踏上了故乡的土地,感觉就连空气都是那么的亲近。沿山东半岛一路向南,继而至青岛。真应了那句诗:“近乡情更切”。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给大堂哥发了一条短信,告诉他我人在青岛。堂哥很快回了短信,“这么近了还不回家来看看?”“真的回吗?”“真的。”于是心头一热,决定回去。

       苍茫的暮色中,大哥大姐陪我回到了久别的故乡,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小山村——水润道。我听得见心跳的声音,我的眼睛也被夜露打湿了。这里留下了我童年的足迹,留下了我生命之初的记忆,留下了我最美好的幸福时光!

        浓浓的夜色,无边无际,严严实实的包裹着大地,山村的夜晚显得格外静谧。大哥告诉我,原来的村庄地势低洼,夏天蚊子多,后来人们就把房子盖到东山岭上,陆陆续续的就形成了新的村庄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老屋呢?”我急切的追问。“只剩了地基了!”闻听此言,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。物非人亦非——我与奶奶相守了七年之久的老屋,终于经不住岁月的剥蚀,在我未到来之前,颓然倒塌了;这世上最疼爱我的奶奶也已逝去多年。最令我抱憾的是临终了都没有再见上一面。“你走了,奶奶白天黑夜的想你,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着......”大哥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的泪就忍不住簌簌落下。

        我是真的太薄情寡义了,一岁三个月大点儿就被奶奶带回了老家,从此寸步不离。奶奶走哪儿,就一定要跟到哪儿。睁开眼看不见奶奶的人就不行。那是怎样的一种依恋啊?记得奶奶曾经问我:“傻孩子,你这样粘人,奶奶死了你可咋办?”“不行,我不叫奶奶死!”口气那个强硬,好像我就可以掌握生死大权。

        如今这村里只住着三婶,她的儿女们都离开了这里,大哥接她去住她不习惯,她就一个人住着清静。大哥事先给她打了电话,她就等着我们。三婶是个利落人,院落收拾得干干净净。房前砌起的水泥台上摆满了盆栽的花,好多都叫不上名儿,安静的开在夜色里。脊背乌黑油亮的天牛,伸着纤长的触角,在月光朗照下的石台上缓缓地爬动着。乡下的夜真安静呀!四周围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天黑时才到,三婶忙着生火做饭,年纪大了,液化气罐她不用,还是喜欢用柴火,这样做出的饭更香。大姐帮她择菜,我则到处溜达着看。小院里种着几棵果树,有石榴、山楂,还种着青菜、花草。刚进门是土地,沿台阶上去,就是水泥地面。夏夜蚊子多,天又热,因此做了两道门,一道窗纱门,一道实木门。屋里开着吊扇,还是觉得好热。看一圈回来,我蹲下身帮着拉风箱,心想以后这物件儿只能在博物馆里见了。

        在这里,人们依然过着日出而作、日入而息的日子,晚间才八点钟就安安静静的了,连狗叫声都听不见。生活很宁静,很单纯。夜晚的空气就像是刚洗过似的,清新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 饭菜很快上桌了。用木柴炖的豆角,吃起来真的格外香。还发现了一个不一样:凉拌黄瓜不放酱醋,炒熟的花生、芝麻碾碎,调成糊状拌进去。不仅散发着花生芝麻的香,还保留着黄瓜的清香味儿。腌制的香椿,那是父亲爱吃的菜,我却一点不习惯那味道。芥菜炒鸡蛋也是头一回见,只象征性的尝了一点,小虾皮也是生吃的。炒一炒是不是会很香?

       大姐告诉我,这儿很少来人。三婶上年纪了,吃东西又少又简单。平时也没什么准备的,院里种着几畦菜,平素就够她吃的。他们每次回来都把吃的买好带上。

       我努力的从记忆中搜索着,所能记起来真的已经很少了。儿时的玩伴,我连名字似乎都记不起来了,依稀只记得一个叫“妮子”的女孩子,因为是地主家的,总躲在门缝里向外张望。我总忍不住想唤她出来,那双眼睛却总是充满了惊吓,好像我是个坏人一样。那双门缝里的眼睛,印象太深刻了,烙印一般,好像永远都挥之不去了......

     我心里最盼望的是去看看老屋,去看看奶奶的坟茔。无奈天黑了,一切只能等明天了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[待续]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2008     9月10日记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     2月8 日整理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2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