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晚风中de袅袅鸢尾

鸢尾花为蓝紫色,花形似翩翩起舞的蝴蝶。鸢尾是光明和自由的象征。吾爱自然,更爱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声明:本人原创拙作及照片,谢绝转载及使用!敬请诸君彼此尊重。    静者心多妙,飘然思不群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]故乡——渐行渐远的心灵家园(二)  

2008-11-01 01:33:21|  分类: 回忆如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原创]  故乡——渐行渐远的心灵家园(二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飘在边缘

       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人在故乡,心亦安详

        真的是回家啦!心里好踏实,好安稳。一夜睡得好沉,好香啊!

        睁开眼,天光已大亮。“醒了吗?还早呢,你再睡会儿。”见我醒来,大姐问道。“不早了吧?三婶都不知啥时候起来的?她出去干嘛?”“肯定是去买肉了!”大姐很肯定地说。“啊?不会吧?我又不想吃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我很是惊讶,一大早就去买肉?这好像是小时候就有的风俗:每每家里来了客人,就要张罗着吃饭。要割肉,打酒。“割肉”,忽然想起这个词,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听上去挺瘆人,却是极形象贴切的。就是眼见的卖肉的人,从半扇子猪肉上生生的割下来,那肉真的很新鲜、很新鲜。那酒呢,也多是散装的,卖酒的用舀子小心翼翼的舀出来,再倒进瓶子里。有时候还杀鸡,热热闹闹的!

       不禁想到了陆游的《游山西村》: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......通俗的语言,真切的心意,朴素的生活。在乡间,真的是很容易就能感受到民风的淳朴!

        果然被大姐说中了!正和大姐说些闲话,听见门响了,透过窗户望出去,三婶真的提着肉和大饼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这里天亮得好早,也就五点钟吧。

        吃了早饭,就去隔壁的堂弟家串门。他是二伯的小儿子,曾听父亲说他舅舅给他在啤酒厂找了一份工作,他似乎不喜欢,还是回了乡间,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。许多年不见,看得出他们都有些拘谨,我连忙开口说:“你好有福气啊!儿女双全,老了可就享福了!”他只是憨厚的笑笑,随即和孩子们一起带我去看老屋。“老屋离这远吗?”走在略显泥泞的乡村路上我问道。“不远,一会儿就到了。你当心点儿,前些天一直下雨......”堂弟边答话边提醒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见老屋,一缕苍凉

         出门向西,走了大约十分钟,很少平地,感觉都是坡路,走过别人家的房前屋后。“那就是了!”猛抬头,顺着堂弟手指的方向向下望:只见树丛中,那裸露在地面上的、矮矮的地基的轮廓。“天!不会吧?......”我真的是喊出了声,这就是,这就是我曾经住了七年的老屋吗?

       我真的不相信我的耳朵,更不相信我的眼睛了!

       老屋不在了,故乡还是我的故乡吗?

       我呆呆的,愣怔在那里,像是个被无情抛弃了的孩子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心里却是一遍又一遍的诘问着:怎么会是这样?怎么会是这样?我深深的自责了:我早该回来的,我真的回来得太晚了!太晚了!连老屋都不肯再等我?也许老屋真的是太老了,终于经受不住风雨的侵蚀,轰然倒下了!

        那记忆中一根根浑圆结实的房梁,那厚实森严的黑漆的大门,那贴着好看的窗花的窗棂,那房檐下结的大冰溜子,一下子全都涌到了我的眼前......每当春节来临之际,我都要紧紧尾随在大人们身后,拿着那花花绿绿的春联,把所有的门都装扮得漂漂亮亮,看着那些色彩艳丽的春联在门楣上迎风招展,心里真的有无比的喜悦!

        那时的冬天格外的冷!下大雪的时候基本不出门。整天围在大炕上,缠着奶奶剪窗花。各种小动物、花卉图案,活灵活现,轻轻巧巧的,就在奶奶的手中诞生了!年少的我,为有这么一个巧手的奶奶,心里不知道有多骄傲呢!可那时只顾着玩,却是什么都没有学会。

        得到祖母去世的消息,已上高中了。时节正是夏天,楼下马路边的法国梧桐树冠一天天的丰满起来,浓阴匝地。本来就寡言少语,这一来更加沉默了。听见父母亲的争吵,父亲摔门而去。父亲独自回老家奔丧了,我却不敢提带我一起回去。我多想再见一面祖母啊!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,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。白天没精打采的做着一切,夜里一个人泪流满面。那段日子,心里压抑极了,很少主动与人说话,每天上学、放学,独来独往,完全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。我以为我心中的悲伤与旁人无关,所以不愿说。不知道内情的人在背后议论纷纷,面对那一双双疑惑的眼睛,我佯装看不见。“哎!你怎么了?别人都说你变成独行侠了!”好朋友震子在我耳边大声地问。眼睛盯着她看半天,才吐出三个字——没什么。“真的没什么吗?”“嗯。”见我不肯说,她也不多问,她知道我的倔强。不肯说,怎么问都没用。那年的暑假,常常一个人埋首坐在阳台上,两眼盯着面前的书页,大半天时间过去了,一个字也没看进去。

        在老屋颓败的地基前,我默默地站了好一阵儿,是对童年岁月的祭奠,是与老屋作最后的告别。祖母、二伯、二婶,他们的脸在我眼前一一浮现。如今,你们在哪里?在天上吗?那一朵云是你?还是那一缕清风是你?

        堂弟和他的孩子站在我身后,默不作声。老屋陷下去,周围已长起了碗口粗的树木,青翠的枝叶在微风中婆娑。

        拍了几张照片,准备离去了。

        别了!老屋,永不再相见的老屋,只能缥缈在渐渐模糊不清的记忆里......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08年11月1日记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7年2月9日修订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3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