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晚风中de袅袅鸢尾

鸢尾花为蓝紫色,花形似翩翩起舞的蝴蝶。鸢尾是光明和自由的象征。吾爱自然,更爱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声明:本人原创拙作及照片,谢绝转载及使用!敬请诸君彼此尊重。    静者心多妙,飘然思不群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]故乡四季  

2017-07-23 07:23:51|  分类: 回忆如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原创]故乡四季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飘在边缘

        故乡的四季,迥然不同。每一季,都有独特的风景。
        春天,是青黄不接的季节。旧粮见了底儿,新粮还长在地里。于是,去山里寻食儿的人多了起来,主要是挖野菜。能吃的种类还不少,大人会反复教孩子识别,生怕把有毒的挑回家去。也发生过中毒事件,大人们会更加小心,每每在油灯下再细细挑拣一番,这才丢进盆里一通大洗,掺上杂粮面吃。
        记忆中比我小的堂弟也不例外。只有我和祖母不会吃粗粮,祖母年纪大了,我是城里来的,父亲每月会按时寄钱来,所以我总是受着最好的待遇。等圆圆的榆钱儿冒出来,就成群结队的去捋榆钱了。和玉米粉掺在一起,蒸熟了吃。有股甜甜的香味儿。我会好奇的尝一点儿,绝不会往饱里吃,总要留着肚子吃饼干。在幼年的记忆力,榆钱饭称得上是美味了。
        香椿叶从高高的树上摘下来,洗干净,用盐腌了,放置一阵儿,再用手揉搓,腌渍一会儿,这样反复几次,就可以下饭吃了。更奢侈的吃法是香椿炒蛋,那只有来了重要客人才会做。两三个鸡蛋,一大把香椿,香椿切得细细碎碎的,鸡蛋搅进去就不见了影。大铁锅里一阵响,盛出来,就是一道上好的佳肴。通常情况下,鸡蛋只有老人、小孩、坐月子的女人、生病的人才有资格享用,大人们是舍不得吃的。鸡蛋都是小口小口的吃,一点点地咂摸滋味。记得回到父母身边之后,有时在饭桌上,父亲还会回忆起故乡的香椿炒蛋。听的人口水都快流下来了,不知道该有多好吃呀!我却是闻不惯那味道,从来连一口都不肯尝,只挑里面的鸡蛋吃。
       榴花艳红的五月,也正是洋槐花盛开的时节。一穗一穗玉白色的洋槐花,高高的悬挂在稠密的枝叶间,在飒飒的夜风里,安静的飘散着沁人心脾的清香,那气息温馨而甜蜜,不禁让人的心也随之荡漾。长杆上固定好了铁钩,钩住了之后,开始朝一个方向扭转,不消片刻工夫,那一枝带着叶的槐花,就轻轻落了下来。孩子们一个个仰脸站在树下,伸出两只细细的手臂,争着抢着去接住那下落的槐花,随着槐花落到手里,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,比过节还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还有一种草根,一节一节的,就像迷你版的莲藕节子,从地里挖出来,往身上蹭蹭,就塞进嘴里,大嚼一通,甜丝丝的,很多汁液,却忘记了叫什么。那时候,满心里似乎只惦记着吃,其他什么也不在意了。
        春末夏初时节,樱桃红啦!几乎一天不落的都要跑去村东头的大路上守望。每年这个时节,舅爷爷家的小哥就会来送好吃的樱桃了。等啊等,盼啊盼,终于就在希望即将破灭的某一天,高高大大的小哥就大步流星的向我走来了。欢天喜地的冲过去,嘴上抱怨着:“你咋才来呀,等死俺了!”小哥笑眯眯地说:“我这不是来了吗?樱桃不熟,我也没办法呀!”说着卸下肩上的两个大柳条筐,放在地上,蹲下身,伸手揭开雪白的毛巾,轻轻扒开覆盖在上的绿叶儿,哇!晶莹剔透、宛如红玛瑙一般的樱桃就活脱脱跳进我眼里了,看得我两眼都直了。馋的我呀,真是口水都要流下来了。小哥抓起一把递给我,我赶忙伸出小手捧在手里,举到嘴边,直接用嘴叼起来就吃。小哥见状哈哈大笑说:“瞧你这个馋妮子哟!啧啧啧······”而我压根儿就顾不上和他搭话,得意地摇晃着脑袋,只管胡吃海塞。“慢点吃!没人跟你抢!”待我吃一阵,小哥说:“走吧!回家再吃,不然,你奶奶等急了。”于是,手里再抓上一把,小哥重新盖好毛巾,一条长长的毛巾拴着的俩筐,一前一后重又上肩。跟在小哥身边,一路吃着回家去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,还是顾不上言语,蹲在筐边上就开始狂吃,不吃撑绝不挪地方。“可以了,别一下子吃伤了!”奶奶在一旁喊,全当耳旁风——没听见。直到肚子撑得再也吃不下一粒了,这才站起身,哇!地上好大一堆樱桃核呀!心里那叫一个满足!
        白天一天天的拉长,春天去了,炎热的夏天悄然来临。雨量充足的夏日,地里的庄稼、园子里的菜,卯足了劲儿的疯长。似乎谁都不甘心错过这个茁壮生长的好时节。豆角秧顺着竹竿一路向上爬升,黄瓜、西红柿架子也搭起来了,手指粗细的黄瓜,像极了害羞的小妞,头上顶着一朵灿烂的小黄花。实在受不住诱惑,趁大人不注意,伸出小手摘一个,迅速塞进嘴里,神不知、鬼不觉的四下看看,心里那个得意呀!至于那味道,还没等咂出味儿来,就迫不及待的咽下去了。随即又伸手向下一个······
        又青又涩的西红柿,最是折磨人了!眼巴巴的,一天天的盼望着。心里不住地叨念着:快点红了吧!熬过这一夜,就明天吧!那种期盼啊!很长很长的时间,都在心里汹涌着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多,肚子每天都圆滚滚的,像个西瓜。
        乡村最美好的季节非秋天莫属啦!苹果、山楂、核桃、柿子、地瓜、玉米、芋头、花生,热热闹闹的,全都收获了。小嘴不停,吃了这样吃那样,总也没个够。现在想想,那才是最舒坦、最幸福的日子。记得花生下来了,晾晒在场院里,高高的棉花垛也堆起来了。央求大人把自己举到高高的棉垛上面,躺在柔软无比的棉花堆里,不住的将脆脆的花生塞进嘴里,那股清香味淡淡的弥散在空气里。仰首望天,离天很近了,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捉到那朵飘荡的白云。当夜幕降临,还舍不得回家,躺在上面看星斗满天。星星多的,像撒落一天的银钉,数也数不清。
        西山的柿子熟了,满山遍野张灯结彩,那景象和过年一样,红红火火、热闹极了!柿子刚摘下来是涩的,需要捂一段时间,通常会塞进麦垛里,或者烧一大铁锅热水煮。熟过了头的柿子就会自己掉在地上,摔成了稀糊糊的一片。小伙伴们笑着闹着,山野里飘荡着欢乐的笑声`````
        北风喘着粗气,呼呼吹来的时候,冬天也就来了。那时候的冬天咋就那么冷?雪,可以一连下几天,小孩子不允许出去玩,大人的话说,雪把你埋掉了,找不见。于是,只能在院子里堆雪人、打雪仗玩。裸露的木窗格儿,被纸糊得严严实实的,老人孩子开始猫冬,大人也很少出去,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歇下来,土地也歇了。遇见大雪天,人们都猫在家里,炉子里的火烧得旺旺的,烧水、炒豆、煮红薯、做饭,好像那炉子一刻也不得闲。
        仿佛冬天里只有一件事:过大年。家家户户都忙碌起来,五花八门的吃食儿 ,都要提早做出来。各种造型的花馍,蒸了一锅又一锅,放凉了,拾进比我还高的大缸里。吃一个礼拜没问题吧?进了腊月,隔三岔五的,就能听见猪的叫声,很凄厉,很无助,像在哀求,每逢此时,就躲得远远的,不敢看。觉得那身不由己的猪,太可怜了!
        因为从小养过鸡鹅兔,也跟着鳏夫大伯去山里放过羊,所以做熟了端上桌,坚决不肯吃。牛上了年纪,干不动活了,也会被杀了吃掉,无论大人们怎么劝,我也不会吃。就是觉得它们好可怜呀!
       记得小时候,对堂哥说:人真的太坏了!什么都吃。在县城读书的大堂哥哈哈笑着说:猪肉你咋吃呢?我振振有词的说:因为猪又脏又懒呀!活该被吃掉。现在明白:小时候不懂得众生平等的道理,很主观的就把牲畜分了等级了!
        冬天里,养精蓄锐,且等来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4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